观点·随笔·访谈
隋福民:深刻认识数字经济带来的创新与改变

2021-11-04

调整字号:

作者:隋福民(中国社会科学院葡京娱乐所)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2021年10月28日

 

  人类社会正快速步入数字经济时代。习近平总书记在主持中共中央政治局第三十四次集体学习时强调,近年来,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区块链等技术加速创新,日益融入经济社会发展各领域全过程,数字经济发展速度之快、辐射范围之广、影响程度之深前所未有,正在成为重组全球要素资源、重塑全球经济结构、改变全球竞争格局的关键力量。这一重要论述深刻阐明了数字经济在社会发展中的重大意义和深远影响,并为我国数字经济发展指明了前进方向。面向未来,我们要在创新与改变两个维度上加深对数字经济的理解。

  数字经济作为新时代的产物,其有两方面的创新值得重视。

  一是数据成为驱动社会经济发展的关键生产要素。在以往的经济学理论中,我们从习惯上认为资本、劳动、技术、企业家才能成为生产函数的关键投入变量。在农业社会时代,土地很重要,但在工业时代,土地的重要性被资本替代了。而现在,数据也成为生产要素之一,而且很可能占据更为关键的位置。数据为什么突然变得这么重要?这主要是因为随着计算机、互联网等技术的发展,数据的采集和存储变得越来越容易,进而数据量不断增大。在大数据时代,数据的增长不是线性的,而是指数性增长的,这意味着数据量会翻倍增长,今天增长的数据可能是历史上所有数据存量之和。而且,由于人工智能、数据科学等方面的进步,我们对数据的认识也扩展了。数据不等于数字,一切数字、文本、音视频都是今天我们所说的数据范畴,不仅包括结构化的数据,也包括类型各异的非结构化数据。此外,数据这种要素与资本和劳动等并不在一个维度,有着独特特征。比如,数据是非排他性的,也是非竞争性的,而且具有很强的可再生性,不会因为使用而枯竭,反而会越来越多。

  二是信息技术和数据科学变得越来越重要。信息技术作为底层技术,如果没有信息技术的进步,世界就不会有这么多的数据留存,也不会让这么多的主体能够迅速地共享这些数据。因此,各个国家都很重视芯片技术、存储技术以及以 5G 为代表的通信技术等。光有硬件也是不够的,硬件之上还需要有软件,各国也非常重视发展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数据库软件、操作系统以及各种应用层面上的软件等。与此同时,数据科学变得越来越重要。因为没有这一工具和科学方法就很难从海量数据挖掘出有效的信息和知识。而如果做不到这一点,数据实际上是没法发挥其作为生产要素作用的。数据量大,不仅意味着包含的信息多,同时也意味着有很多噪声。如果不能把噪声去掉,我们获得的信息可能存在偏差,会妨碍我们对世界的认识,同时,也会影响到具体的产品设计、制造以及流通。而且,在大数据时代,我们希望对数据的处理是实时的,否则数据的用处也会大打折扣。而要能够实时快速地处理数据,没有好的科学方法以及可靠的算力是做不到的。

  数据经济时代蕴含着很多改变。第一,对产业的改变。一方面是数字产业化,即 5G、大数据、云计算、应用软件、互联网等基础产业,它们是数字经济的支撑;另一方面是产业数字化,是指利用 5G、大数据等技术对各行各业进行数字化、智能化的升级和赋能,所以产业数字化也被称之为数字经济融合领域。目前,虽然各国的数字经济都已经对原有的工业、服务业和农业进行了融合发展,但渗透率总体上还不高,未来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第二,对产业组织有所改变。这集中体现在新业态和新模式中。在农业时代,主要的生产者是农户家庭,他们一方面通过农业生产给社会提供粮食,一方面提供农业生产所需的工具。工业革命之后,企业走上了历史舞台,在经济生活中发挥着巨大作用。企业之所以会存在,按照制度经济学家科斯的观点,这是因为市场交易存在交易成本,企业作为节约交易成本的产物才出现。而现在,由于互联网等技术的发展,信息匹配成本大幅度降低,企业的规模与市场交易成本出现负相关,即越来越小型化和专业化。这时,对于供给者和消费者来说,就有了跨越时空的市场需求,于是平台就产生了。平台这一组织形式介乎于市场和企业之间,属于一种新的产业组织。第三,对经济学理论的改变。多样新鲜的实践提示我们应该对经济学理论进行重新思考。传统的经济学理论属于工业化时代的产物,其主要分析基点是资源稀缺,人的理性以及信息不对称,但在数字经济时代,这些基础可能都会有所变化。比如,数据就不是稀缺资源,并不排斥他人使用,这一点与传统的资源概念有所区别。信息不对称的假设可能也需要讨论。另外,市场理论、产业经济学理论、边际成本理论、就业理论、产权理论等正在形成一些新的假设,人们的理论认知也在不断更新。第四,对人和社会的改变。对产业和产业链的改变,一定会最终传导到对人和社会生活方方面面的改变。比如,在数字经济时代,人们要培养自己的“数感”,要培养自己的科学思维,这是时代的要求。著名未来学家库兹韦尔在《奇点临近》一书中说:人类社会发展的下一阶段,是人类与机器的联合,即嵌入我们大脑的知识和技巧将与我们创造的容量更大、速度更快、知识分享能力更强的智能结合。人类与机器联合的首要条件就是思维的对接。同时,对社会经济生活也会有所改变。在数字经济时代,我们很可能生活在“共享平台+企业/个人”的组织方式中,每一个企业或者个体通过接入到“平台经济体”中,就能实现自由的创造、创作并在全球范围内自由分享。

 

  作者简介    

  隋福民,中国社会科学院葡京娱乐所研究员,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教授。  

  (编稿:刘益建;审校:张佶烨)